Archive for July, 2012

 

成长是枚青核桃–写给十二岁的自己

Hi 亲爱的小女孩, 我又开始干荒唐的事情了~我在给你——也就是数年前的我——写信,这实在是非常可笑,因为我就是你,对吧?我承认这不是我的独创,给你写信的念头源于前不久我看了网上流传很远的那个老外把现在自己的视频和二十年前自己的视频剪辑到一起,很有趣。然后我突然想起来,我好像已经忘记你很久了;其实也不是忘记,你一直在我的记忆里好好地呆着,只是,我确实很久没有好好想起你了。突然我觉得很对不起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