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远游,不想你

 

离开复旦快一年了,眷恋却从未稍减;也许远游的孩子才最能体会思念的滋味。又是一年五二七,旦复旦兮心如故。草成小文一篇,与诸位校友同贺母校华诞。

——题记 

不远游,不想你

 

那天我去国际学生部咨询,身旁的中国女孩指着我书包下角小小的白色logo,惊喜地说:“你是复旦的?”

我知道她也是;能几秒钟内认出那个抽象的“复旦百年”的logo,一定是我旦自己人。我们几乎立刻就成了好朋友,在这个离母校万里之遥的地方。

我们一起拥有我们的复旦。

如果你和一个人一样在相辉堂地舞台上唱过“复旦复旦旦复旦,日月光华同灿烂”,如果你和一个人一样虔诚地念过“博学而笃志,切问而近思”并且在心里偷偷地 倒着念了一遍发现也很通顺,如果你和一个人一样抱怨过食堂不够好吃宿舍不够高级但是“外人”说一个“不”字都会让你们不爽,而你们又在遥远的异乡蓦然相 见,虽然以前从来没见过也没有听说过彼此,你们还是能立刻熟悉起来,发现数不清的共同话题。这是复旦带给我们的后天血缘。

每一届学生有每一届的复旦。

我们入校的时候正值复旦百年。一群十八九岁的孩子与一所百年老校在历史的新起点上相逢,意气风发与历尽沧桑的结合奇妙而又美好。听着中央海报栏的传说,目 睹着老浴室的拆除,住着装修前最后一年的旧得有味道的本部宿舍,抱怨着中环路的修缮弄脏了刚洗好的头发,为回家的老校友们当着导游,感动又好奇地看着风度 翩翩的长者们笑得像个孩子或者老泪纵横,这就是我们的复旦。复旦,不再是小时候的梦想,不再是中学时代父母的叮嘱,也不仅仅是书架上那本《老复旦的故 事》;复旦成了一草一木,一呼一吸,熙熙攘攘,朝朝暮暮。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复旦。

记得期末的时候六点钟骑着单车去文图占座,也记得阿康的昏黄灯光和吵吵闹闹;记得大一时困得闭着眼睛捏着一卡通走向早锻炼刷卡的地方,也记得快毕业时一群人坐在光华楼台阶上唱歌喝酒。在本部住过,在南区住过,在北区住过;在江湾当过志愿者,在枫林选过课,在张江打过羽毛球;爱步行街的奶茶,爱小巷的杂粮煎饼,也 爱五六教食堂的大馄饨。在南区操场跑步时看见星星一颗一颗地挂在正大体育馆的顶上,在“本北”高速上飙自行车时衣裙里鼓满了风。坐在地上听爆满的课或者讲 座,拎着论文忐忑不安地去找老师。。。。。。这些都成了回忆,却鲜活得就像昨天。它们属于过去,可是永远也过不去。

我们的复旦,我的复旦,你一百零七岁的生日就要到来,“为谁盛放花满路”依然是心中清晰的语句。

为谁?为你。在你身边时,舒服,踏实,一切理所应当;离开你时,才知道你的分量。我知道是谁用温厚的目光看着我们这群年少轻狂的孩子长大,我知道是谁教会 我们尊重知识但“世上本无权威”,我知道是谁将自由而无用的灵魂化作我们一生的烙印,我知道是谁让我们拥有踩着落叶唱歌的青春。

如今我们在世界各地学习或者工作,却仍能感到背上你殷殷的目光。在从学生到校友的一刹那,我们再也回不去了;可是,你知道,我知道,其实我们永远也不会分开。

在你身边的时候,我很爱你;远游时,我一直想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one to leave a comment.

Post a Comment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