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舌尖上的中国

 

看起来很好吃_我爱舌尖上的中国
终于没有抵御住人人微博FACEBOOK到处刷屏的诱惑,我打开了《舌尖上的中国》准备看看到底有多好看。


后来我就一口气看完了第一集。
然后我又看了第二集。
最后我又看了第三集。
吃货的理智部分是比较薄弱的,但不代表完全没有。我想我再看下去结局只有两个:馋死或者撑死,哪种结局取决于我到底会不会顺应自己的内心去厨房煮碗面吃。。。果断,还是把第四集留给明天,现在先洗洗睡了。
但是临睡前真的想大吼一声:我爱舌尖上的中国!
是的,我爱《舌尖上的中国》,我更爱舌尖上的中国。每当有美国朋友客气或者真诚地说:中国菜真的很好吃啊。我都会礼貌地笑笑心里心里嘀咕:你们哪里吃过好 吃的中国菜啊~你们以为那个各种酱混在一起做出的一盘酸酸甜甜的鸡肉就是中国菜?你们以为在肉丁中间放上胡萝卜柿子椒西兰花炒一炒就是中国菜?你们以为那 些大小如小包子的难看饺子就是中国菜?你们啊,没有福气啊~~~
在我们这一代人小时候,“馋嘴”似乎是个很大的缺点,尤其对于女孩子来说,至少在我自由表达“我特想吃BLABLABLA,BLABLABLA好好吃啊~”的时候,爸爸妈妈都会提醒一句“小姑娘不能这么馋”;而近来“吃货”却大热了起来。自称吃货似乎成了一个很大的时髦,人人都在比着万般皆下品唯有饕 餮高。这个现象当真挺奇怪的,尤其是当我注意到一些食量比猫大不了多少的姑娘也自称吃货,一些整天只要不自己做吃啥都行的爷们儿也自称吃货,都不免发出九 斤老太之叹:一拨不如一拨,你们也算吃货。你们知道什么是味蕾如烟花般绽放吗?你们经历过照猫画虎研制某款美食吗?你们能接受衣带渐窄终不悔吗?吃货本非 什么高贵的称谓,所以不存在玷辱;可是,你们何必扭曲它呢。。。
刚来国外的时候,周围的人,尤其是姑娘们,都很喜欢做饭的样子。刚从那么好吃的中国来到这个麦当劳都比中国难吃的地方,谁都想做出点以前习以为常的味道; 加上绝大部分都是初学乍练,新鲜感淬炼出无比的做饭热情。我也是这其中一个。后来,当绝大部分的人,包括姑娘们,都渐渐懒得做饭能凑合就凑合的时候,我依 然热情不减。以前读书,厨性大发的时候拿个半天一天做饭以后再挤时间写论文发生了可不止一次;现在工作,没这么灵活的时间了,但是基本还是坚持每天自己做 饭。三毛说做饭就像变魔术,此言深得我心:冰凉的蔬菜腥味的鱼肉,干巴巴的米面刺鼻的调料,一番热火朝天后居然能化为千般营养万种滋味,实在是太好玩儿的 事情。哪怕要用一个小时做十分钟吃二十分钟打扫战场,有了如此神奇的过程,足够使我乐此不疲。比较值得一提的尝试有佛跳墙,滑蛋牛肉,拔丝鲜奶,填过糯米 藕,自家腌菜,自个儿做豆沙包汤圆儿,自个儿和面调馅包饺子,自个儿买了臭粉炸油条等等;做出了以为只有别的大能人儿才能做出的作品甚至分送众邻,那种自 豪心情还有什么说的。何况。。。自豪完了。。。还能吃!
有首歌叫《我的中国心》,列举的意象是长江长城黄山黄河;当然这些是比较适合写在歌里。但是在人们的心里,大概换成“饺子生煎烤鸭肠粉”更让人思乡。这样 说是不是显得有点低级趣味了;不过么,胃疼不是叫“烧心”吗。。。所以“我的中国心”等价换成“我的中国胃”,大约也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张翰风雅,莼鲈之 思,其实和我辈并无不同:最魂牵梦萦的,总是故乡的好菜儿时的味道。
故乡以食之名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就给我打下了深深的烙印。我的故乡是豆腐的发源地,而我小时候并不爱吃豆腐;我的故乡有越来越知名的牛肉汤,而我根本就没吃 过几次。然而,当我来到了这个异邦,却是每每在中国超市寻觅豆腐一买数盒,哪怕那味道和豆腐之乡的豆腐完全不是一个等级;回国的时候总要去吃吃牛肉汤,哪 怕现在已经在大酒店登堂入室的牛肉汤和烧饼已经不是小巷子的黑漆漆铺面里在巷口就能闻到香味的牛肉汤和烧饼了。小时候最爱吃一种卤鸭,怎么吃都不够。我爸 那时常开玩笑说“我哪天非买个十斤八斤让你吃腻了不可”,彼时四五岁的我就当真了,一直默默期盼能吃到十斤八斤卤鸭的日子的到来。我还记得爸爸妈妈从幼儿 园接我回家时总会在楼下买一块三角形的小蛋糕;蛋糕上的奶油显然不如现在的鲜奶蛋糕滋味纯正,但我总觉得那样的香甜是不可企及的高度;我妈妈不算是个很会 做饭的妈妈(可小时候她做的红烧鸡翅我还是能一顿吃它五六七个),在我小时候尤其不是很擅长,但是她会手擀面!!!还在我中学时每天给我包馄饨!!!跟人 说起这一点,我总是鼻孔都要朝天了。而我妈常常异想天开把某些有营养的东西炒在一起现在也被我给继承了,比如藕和木耳啊什么的。反正万一不好吃,下一顿再 想办法。。。至于姥姥家的韭菜盒子烙饼粽子,奶奶家的冬笋土鸡和泡在大缸里的年糕,都是别的地方无论如何也比不了的好滋味。这里当然有感情的因素,但是那 好滋味也是千真万确不容怀疑的。
刚出国的那阵子我养成了十点后才吃晚饭的习惯,因为刚刚离家非常寂寞凄凉,睡觉的时候肚子一点点空都特别难过恨不得立刻买回家的机票。这个原因现在说出来 还是觉得有点心酸,不过倒也可以佐证“吃”与“吃货”都不只是关乎简简单单的食物本身。前面已经说过思乡之情与家乡之味间的千丝万缕,而吃遍天下和大开眼 界又何尝不是相映成趣。藏地的酥油,东北的酸菜,西北的各种面食,南边的海鲜,西南的各种粉,连起来就是我四处乱逛的青春岁月。在欧洲数着硬币省钱游的时 候,香榭丽舍大街上的蜗牛弗洛伦撒的红酒牛肉巴塞罗那的海鲜烩饭慕尼黑的巴伐利亚肘子等等等等我可都没饶了:采取的是只要安全就住最便宜的饿几顿没关系但 代表性美食必须吃到的原则。当你细细品味当地食物,与之相匹配的氛围气质也会慢慢浸入全身。这可不是夸张。
默默无闻的吃货夥矣,而赫赫有名的吃货太给我们长脸了。最喜欢的文人是李白苏轼曹雪芹;诗文先不说,单是想想翰林鸡东坡肉和那些以茄鲞为代表的数不清的好菜,我简直想和他们隔空击掌!至于“治大国如烹小鲜”之类,有没有比这更有道理和气场的话啊!!!
想一想,真的是啊。对于吃货来说,“吃”几乎可以贯穿一切。所谓亲情,不过是他们总是记得我爱吃什么我总是想跟他们吃上团圆饭;所谓爱情,不过是想找到一 个可以高高兴兴给他做饭边吃边聊看着他狼吞虎咽或者细细品味的人;所谓友情,不过是一起寻觅或者分享好吃的东西并且多年以后也不会忘记曾经一起吃的烤串 儿;所谓理想,不过是走遍天下,让眼睛,胃和心灵三丰收;所谓人生,不过是笑着品尝所有的滋味,虽然有时是真笑有时是强笑。
如果非要加一个关乎人类命运终极价值观的梦想之类,也不过是,让全世界的人都吃饱饭吧。。。
我爱舌尖上的中国,它看起来很好吃。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one to leave a comment.

Post a Comment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