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在世界变化中前进

 

-记首届《华盛顿复旦论坛》

季肇瑾

在全球化的浪潮中,全球经济体形成了新的格局。复旦大学华盛顿校友会顺应世界潮流,创办了《华盛顿复旦论坛》。其宗旨是在美国首都建立一个国际学术交流平台,增强国内外校友的联络,为复旦扬名烁美。三月十六日下午,首届《华盛顿复旦论坛》在洛克威尔市的希尔顿旅馆顺利召开。复旦校友会邀请了杰出的校友,现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副总裁的朱民博士为广大校友和嘉宾作了一个“变化中的世界”主题演讲。给大家带来了一场生动精彩的演讲,使一百多名与会者享受了一场世界水平的学术盛宴。

如同回到当年在复旦任教时的场景,朱民校友在会场用金融数据配以现代电化教育手段为参会者演示了一个“变化中的世界”,并预测了未来五年至十年内世界经济发展的趋势。朱民认为主导世界格局变化的有三个趋势。第一个是全球的关联性,以及关联性引起的全球经济格局的深刻的变化。第二个大的变化就是全球整个的经济增长的重心发生转移。第三个变化是去杠杆化对我们经济增长的影响。它的不是一个短期的而是一个中长期的影响。所以我觉得这三个趋势将会主导未来至少五年到十年全球经济金融发展的根本的格局。

第一是全球的关联性,以及关联性引起的全球经济格局的深刻的变化。我们正在面临着全球经济一个前所未有的结构性变化。“全球经济在过去这么多年的增长,主要是靠金融资产和贸易推动。”朱民说。如果以各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贸易、和金融分别在全球中所占的比重为记,各个国家版图的大小在不断发生变化。根据朱民的演示,以真实的国内生产总值衡量,俄罗斯变得很小,中国变得很大。而以贸易作为衡量标的,俄罗斯和美国版图则变得很小,欧洲变得很大,中国也变大了。而如果按照各国金融跨境交易的数字,卢森堡在金融地图上的概念远远大于其地理版图范围。而中国在整个地图上变得很小,因为中国在国际金融界的跨境交易地位很小。

根据不断变化的全球经济格局,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将世界分为三大板块,这是在过去四十年的增长中的新格局。第一大板块是发达国家集群,其原因是发达国家有大量的经济和贸易的沟通,同时共享政治体系的相似政策。但是,朱民说,这种变化也有历史演变过程的。在欧元出现以前,从1984年到1999年,欧洲有两个中心:南部的中心有法国和意大利;北部的中心是英国。但是在欧元区成立后,整个欧洲组合大大加强,其中心是德国。同时,美国以前跟欧洲的往来是不密切的,从经济和金融方面来讲,美国传统的经济区域是南美、加拿大、和部分亚洲国家,但现在美国和欧洲就紧密相连了。

第二大板块是泛亚洲的垂直组织供应链。在这个板块中,不仅包括亚洲的国家,还包括巴西和智利,甚至还包括非洲的坦桑尼亚和加蓬。亚洲板块在进入全球金融体系方面走得非常快。朱民说,南美过去是美国的传统经济区,而现在巴拿马运河以南的美洲都并入了亚洲板块,巴拿马运河以北的区域还继续和美国留在北美板块。第三大板块是能源板块,包括沙特、科威特、哈萨克斯坦、俄罗斯、非洲的一些国家。这些国家有丰富的能源资源,使得它们在经济和金融的联系密切,造成整个经济周期非常接近,经济行为相似,所以成为一个单独板块。

在不断变化的全球经济格局图上,联接三大板块的是由二十七个集群组成的网状系统。在这些集群众出现了核心国家和“守门员”。“守门员”又被称为通道国家,即在一个区域内将核心国家和其他国家连接在一起。经过这三种国家层层联系,组成全球经济网状系统。这个结构我们从没有见过,这也是全球化产生以后的重大结构性变化。朱民说,更有意思的是将不同的真实数据套入这个网状图,就形成了不同的核心国和通过国。以贸易数据套入图中,核心国是中国、美国、和英国。中国比日本更接近核心,因为在制造业方面,中国是整个亚洲的核心和通道国。因此,中国比日本更接近核心。这三个国家分别覆盖不同的洲域,所有的国家贸易是通过通道国和核心国进行世界贸易的。以制造业数据套入,核心国在中国、德国、和美国。其形成一个三角核心区,并有自己的辐射范围。美国并不在欧洲和亚洲,但是美国仍然是在两个区域的贸易交织中间起着重大的作用,所以美国占核心国家中的中心。三十年来,核心区在不断的集中和收紧。每个国家覆盖的区域在不断地扩张,产生越来越多的重叠。而以银行的全球数据套入,图中没有中国,核心是在英国和美国。朱民强调说,对于全球金融网络来说,通道国的作用特别重要。如果通道国本身的体系很强的话,它有助于化解风险;如果通道国体系很弱的话,它会扩大风险的传递。

在世界经济全球化后,各国的关联性更加紧密。根据全球在股票市场、现金市场相关度的曲线显示,2003年的大概相关度是40%左右,现在已达到60-70%左右。整个金融市场的联动性大大加强,特别是在危机的时候,垂直联动性增幅很厉害。拉美股票市场和亚洲新兴股票市场的关联度以前是41%,现在是82%。外部的冲击对国内产出的影响变得越来越大,朱民说,2008年金融危机之前,外部的冲击对新兴市场的工业产出的波动影响是30%,危机以后在今天达到了60%。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发达国家。发达国家受外部冲击的影响在危机前是20%,而今天是40%。可以说,宏观经济政策的决定权不在自己的手里,而在外部。经过30年的经济全球化,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关系发生了深刻的变化。这种关系是非线性的,而是网状型的。金融服务的增长导致全球经济体之间的联系越发紧密,金融的风险性因而大大加强。各种经济关系中都变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第二是全球整个的经济增长的重心发生转移。去年年底全球的新兴经济体低收入国家占全球GDP的总值,第一次超过了全球GDP中的50%,这是人类几百年的经济史上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件,第一次把全世界的经济增长的重心转移过来,这是一个巨大的变化。发达经济有10亿人口,新兴经济和低收入国家是60亿人口,所以当整个经济的重心在一半一半的时候,60亿人口的需求正在改变整个世界的需求结构,这对全球的经济有实体性的冲击。因为以前新兴经济增长再强大对总量的影响还是很有限的,现在已经超过了50%,所以这个影响是很大的。我们看在未来整个的新兴经济在全球贸易中的比重也在不断地上升,我们看到在全球整个的GDP的增长,特别是从06年开始,新型国家的增长约以每年高于2%的水平远远超过发达国家。与此同时,我们看未来5年之内,新兴经济对全球GDP增长的贡献度占2/3左右。同样的故事发生在消费领域,因为需求是最重要的,谁有需求谁主导世界。所以在未来的5年里,新兴经济和发展中国家占全球需求增长的贡献高达60%到70%,这个特别重要,这个就改变了整个的需求函数。同样,在贸易的增长上,在未来5年里,发达国家贸易贡献比重相对还是比较大一些,但是中国、印度、其他国家还是占60%左右,所以展望未来5年的话,这个世界还将是被新兴经济和发展中国家的增长主导。而这个增长有了真实的意义,因为它占整体的比重超过了50%。

朱民举石油供需为例,仅仅12年前全球对石油的需求量是380亿桶,110亿桶是发展中国家,发达国家占全球消费量大概在70%左右。2015年也就是2年以后,整个全球对石油的消费会达到350亿桶,而350亿桶这样的规模,新兴经济体占比已经达到了55%左右,超过了发达国家。我们举一个简单的例子,铜是历来和经济增长紧密联系的消费品,2000年以前全球对铜的消费量只有500万是新兴国家消费的,3年后,全球消费的铜是3300万,而新兴国家会占2500万吨,占全球总消费量的75%。在短短的15年里,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对资源比如说铜的消费从占25%迅速地扩展到占75%,它改变了整个全球的需求结构。为什么?因为发达国家它只有10亿人口,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有60亿人口,当10亿人口经济增长速度很慢且没有人均增长,而60亿人口增长很快、人均增长很快的时候,它的消费需求大大地提高。对车、对电视、对电话、对冰箱等等的消费都和铜连在一起。所以人口基数的转移引起了需求结构的转移是巨大的。

同样的故事还发生在食品。当人均收入高的时候食品价格上升得非常厉害。所以这产生了一系列的变化,当然还涉及很多全球贸易。现在的问题是,当前全球经济增长放慢、新兴经济和发达国家能不能继续维持它的强劲增长?这是世界面临的最大的问题。通过分析有相当大的理由我们可以相信,在未来的几年里,新兴经济和发展中国家仍然可以保持相对强劲的增长,因为新兴经济还是有比较好的财政空间。这是发达国家财政所缺乏的,因为它们第一是总体债务水平比较高,第二是赤字水平比较高。大家可以看到亚洲很多国家都在绿的区域里,说明它的赤字很小,总债务水平很低,总债务水平是GDP的60%,可以控制。日本的债务已高到GDP的240%左右,但它的货币政策空间还有,所以还有空间可以进行货币性的操作。这和许多发达国家已经处于零利率没有空间水平是一种很大的差异。

整个新兴经济国家还是有很大的空间可以继续往前走。但是新兴经济国家也面临着很大的挑战,我把它列成十条:第一是改变增长模式,从出口导向和投资导向变成国内的需求导向。因为全球经济放缓,新型经济和发展中国家已经占了全球GDP一半以上了,不能再依赖外部的需求,所以必须进行模式的转换。第二是增加研发和创新。当整个制造业的重心移过来以后,能不能加大研发的资金,能不能提高价值链的水平就变得特别特别重要。第三个是农业。因为整个生活水平的提高,使农业变得越来越重要,农产品的价值在不断地上升。所以投资农业,提高农业的劳动生产率现在也是新兴经济国家特别重要的一部分。第四是开放服务业。我们一直在讲,提高了国内的需求,就要让老百姓有钱,让老百姓挣钱。特别是像中国这样的国家,最关键的部分是打开服务业。因为服务业增长使老百姓挣钱的机会多了,有钱当然才可以消费。服务业应成为转为内需的增长模式的核心部分。第五是注重能源的效益。第六是财政改革。特别是能够把卫生、健康保险、退休金等等还没有建立起来的系统给建立起来,这是新兴经济国家和发达国家完全不一样的地方。第七是对整个金融业的改变,包括监管的改变。现在看来金融危机是金融业闯的祸,所以怎样把金融业管好变得特别地重要。新兴经济要发展,所以怎么样走发展的道路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未来没有现成的模式。第八是加强宏观管理的能力。第九是公平、平衡的增长,使得增长的成果能让所有的百姓分享。如果成果不能让大家分享的话,这个增长就不可持续。第十就是要创造一个新的生活方式。现在看得很清楚了,新兴经济和发展中国家60亿人口,每个人都要像西方发达国家一样人均消费量、人均的车、人均面积住房是不可能的事。所以必须创造出一个60亿人口适合地球资源的平衡的生活方式。发达国家有很多的模式行不通,至少在生活方式上很难用10亿人的生活方式转到60亿人的生活方式上。总之,整个世界的金融经济结构发生了重大的变化,增长的中心正在从发达国家转向新兴经济体, 而且未来的5到10年还会继续进行。这是一个巨大的变化。当10亿人的增长转移到60亿人的增长的时候,整个需求结构、整个需求曲线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是一个崭新的世界,这还是一个过程,我们还不知道未来是怎么样的。但未来一定是一个新的模式、一个新的世界,这60亿人的发展不可能沿用以前10亿人的发展模式的。

第三点是去杠杆化和金融的影响。这次金融危机一个最主要的特点是债务过高。危机以前发达国家平均债务水平已经占到90%以上,日本已经占到200%。中国、俄罗斯、巴西等新兴经济国家的债务还可以。危机以来这个格局进一步变化,新兴国家的债务水平基本没有改变,发达国家的债务都增加了。这就是危机以后政府去救助经济而加大了自己的债务,所以政府的债务都大大地提高了,尤其是日本的债务特别高。当政府债务提高的时候,居民债务也非常高。整个的债务在英国最高的时候达到了170%左右,现在有所下降,债务占收入比也达到140%左右,当然欧元区的债务还在不断上升。美国的债务是下降的,但还是在115%左右。居民债务在发达国家的增长,从02年开始从增长24%左右到增长50%。同时,公司债务在上升,银行的债务也很高。从银行的杠杆比可以看到,欧元区的银行的杠杆比,最高的时候达到35倍到36倍,一块钱的资本金达到35到36元的资产。美国相对好一点,现在也达到了14倍左右。我们分析如果银行要去杠杆化的话,会有一个漫长的过程。

朱民说,不但银行的负债高,央行的资产负债也增长很快。美国的央行资产负债表大概从7.5%左右,迅速地上升到21%左右,增加了两倍。欧元区也从13.5%左右,增加到现在是32%左右。所以世界上主要的央行的资产负债表翻一番,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新兴经济体,中国的央行从43%的债务增长到80%多。所以危机以来,全球债务上升,央行在扩张,还是货币在主导。你不能老借债啊,除了向自己的父母亲借债以外,那么很明显这个债务的情况是不可持续的,就必须要减少债务。减少债务的过程就叫去杠杆化,这是一个痛苦而漫长的过程。日本是当年的公司债务很高,整个的债务占GDP的比重高达380%左右。90年代以后,日本政府的债务替代了公司的债务。因为日本公司的债务高,公司不再投资,所以为了维持经济增长,政府不断地发债,使得政府的赤字从不到100%提高到200%,这不是成功的经验。与此同时,经济的增长不断地下滑和波动,也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美国在过去的60年里多种经济金融危机发生以后,大概在四个季度以后就开始回升,最差的一次12个月以后开始恢复,最好的一次几乎就没有下跌,很快地回到了原有的比重125%左右。但本次危机在16个月以后,美国还是在危机以前的水平,现在复苏的状况也非常地弱。为什么?因为居民债务过高,为了避免破产必须储蓄而不能消费;公司债务过高,要取消债务公司就不能投资;国家债务过高,国家要消债不能有财政赤字就不可能有财政的刺激政策;银行债务过高银行要削减债务去杠杆化,银行就不能投资。所有的这几件事都是对投资和增长不利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今天经济不断地放慢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全球总需求不足,为什么总需求不足?因为去杠杆化。全球在未来的经济增长中,在相当大的程度上约束于债务过高和对债务去杠杆化的管理过程。

总之,四十年的全球化经济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从根本上改变了经济的关联结构,以及其关联性引起的全球经济格局的深刻变化。外部的影响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多地影响我们自己的政策。在全球大分化、大格局变化的趋势下,产生了一个巨大的增长的重心从发达国家移向发展中国家的过程,60亿人口的增长需求改变了整个世界的原来10亿人主导的经济增长格局。而这两个变化都是刚刚开始的。但是,当这两个结构变化的时候,我们又面临后危机时代整个的经济增长严重地受到去杠杆化的影响过程而面临挑战。所以这个世界就在动荡、破坏、重组,和创新中发展。这就是我们面临的新的世界。

朱民校友对世界经济形势和全球经济结构变化的精湛描述和深刻分析,激起了与会者极大的学术参与热忱。一些年轻的校友纷纷提问,问及银行的混业和分业管理问题,人口红利及劳动力流动问题,日元贬值对世界经济的影响,政府在经济危机中的作用,大政府好还是小政府好,中国房地产发展趋势,等等问题。朱民校友给以一一满意答复。为了支持复旦校友会的工作,朱民校友还欣然接受了复旦校友会荣誉会长之职。

复旦复旦旦复旦,日月光华同灿烂。学术独立,思想自由。无论我们是在祖国或在海外,复旦的精神将激励我们在世界的变化中继续前进。

(注:因时间关系,朱民校友未能审稿,文责由记者负。)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one to leave a comment.

Post a Comment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